图片
当前位置
新闻详情
2019最值得投资的10家公司|《巴伦》独家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4-06-09 09:41:45    文字:【】【】【

  即便投资者在经历几个月的市场动荡之后有理由保持警惕,但在新年之交,美国股市看起来依然具有吸引力。

  2018年,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公司有望实现22%的盈利增长,使得该基准股指的预期市盈率为15倍。与过去几年相比,这个市盈率很低。

  展望2019年,对投资者而言,一个重要问题是选择防御型(公用事业、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医疗保健公司和日用消费品)、经济敏感型(银行、零售商和工业股),还是成长型股(主要是科技股)。

  去哪里发现最有价值的标的?这里是未来一年《巴伦》最看好的的10家公司的股票,这也是《巴伦》第九次进行年度股票推荐。我们的推荐清单更倾向于经济敏感型和价值型股票,大多数股票的预期市盈率在10倍或更低。

  最后两家公司是领先的能源管道运营商能源传输(Energy Transfer)和住宅建筑商托尔兄弟公司(Toll Brothers)。Alphabet和达美航空是我们2018年选股清单的遗珠。

  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GOOG)仍然是最佳的超大型成长股之一,这得益于其占主导地位且利润丰厚的搜索广告平台。

  Alphabet同时拥有YouTube、安卓和一家云计算公司,它经打破了大数定律(law of large numbers)——尽管年销售额超过1000亿美元,但是它的季度收入增长率仍然达到了20%甚至更高。Alphabet目前股价约为1062美元,按2019财年每股47美元的预期收益计算,其市盈率为23倍,看起来是合理的(编者注:数据截至2018年12月14日,下同)。

  该市盈率夸大了Alphabet的估值,因为该公司拥有1020亿美元的净现金,约合每股145美元,而且Alphabet旗下的其他投资业务中包括自动驾驶技术领导者Waymo公司。分析师估计,Waymo计划2018年晚些时候开始商用服务,其估值可能超过500亿美元。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Mark Mahaney称,Alphabet是可以取代过去十年来表现落后的如可口可乐(Coca-Cola)和宝洁公司(PG)等“传统主要成分股”的“互联网主要成分股”。他和其他看好Alphabet的分析师预期该公司股价能达到大约1400美元。

  在2018年7月31日公布了令人失望的第三季度财报后,苹果(AAPL)公司股价累计下跌逾20%,至171美元。华尔街对苹果疲弱的第四季度业绩预期、iPhone供应商的减产以及苹果停止披露iPhone、iPad和Mac设备销售数据的举措做出了反应。

  停止披露销量的做法表明,关键性的iPhone销量可能会下滑。现在苹果的估值看起来很有吸引力,而且即使iPhone销量下降5%到10%,苹果当前财年的盈利风险似乎也很有限,这令其股价得到了支撑。在截至9月底的财年中,苹果的市盈率为13倍,预期每股收益为13.3美元。剔除苹果每股25美元的净现金后,市盈率约为11倍。

  Bernstein分析师Toni Sacconaghi写道:“2019财年,服务业务、可穿戴设备及股票回购将带来强劲年度增长,因此苹果公司每股收益很难降至2018财年的11.91美元水平以下。”

  美国投资银行Piper Jaffray的分析师Michael Olson在2018年12月写道:“iPhone在海外销售疲弱以及投资者对未来销售披露情况的失望已经大致反映在苹果股价中。”他维持对苹果的增持评级,但将目标价从250美元下调至222美元。

  2019年,苹果股票的一个大买家可能是该公司自己。苹果制定了全球最大的股票回购计划,预计将在本财年回购约700亿美元股票,占已发行股票的8%。此外,持有苹果公司股票的投资者还能获得1.8%的股息收益率。

  这种担忧似乎有些过头,因为即使经济增长放缓,市场依然动荡,六大银行美国银行(BAC)、花旗集团(C)、高盛(GS)、摩根大通(JPM)、摩根士丹利(MS)和富国银行( WFC),应该也能够提高利润。

  美国银行之所以能脱颖而出,要归功于它在美国的顶级个人银行业务、由美林(Merrill Lynch) 支持的利润丰厚的财富管理业务以及首席执行官布莱恩•莫伊尼汉(Brian Moynihan )领导的管理团队。

  美国银行股价2018年第四季度季度以来已累计下跌16%,目前25美元。基于2018财年2.58美元的预期每股收益,市盈率仅为10倍,基于下一财年2.87美元的预期每股收益,市盈率不到9倍。在同行中,美国银行的资本回报计划属于最为激进的代表之一。在截至2019年6月底的财年中,它可以通过股票回购和股息回购,将目前市值的近10%返还给投资者,美国银行的股息收益率为2.5%。

  富国银行的分析师Mike Mayo称,美国银行业绩表现不错。持看涨观点的Mayo认为,尽管经济可能疲软,但美国银行将继续维持支出增幅低于收入增幅,预计未来几年利润将强劲增长。

  他表示,对于利润上升的预测要算准不难,“问题在于增长幅度如何”。Mayo预计,2022财年每股收益为4美元,较当前财年的预期增长50%以上。他对美国银行的评级为“跑赢大盘”,目标价为37美元。

  巴菲特也看好美国银行,他麾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2018年第三季度以高于当前市价的水平增持了50亿美元美国银行股票,目前持有的美国银行股票价值达到220亿美元。这让伯克希尔实际上接近了10%的持股比例上限。

  2018年资产管理公司的日子不好过,多家公司股价下跌40%或更多。华尔街担心,主动型股权资管业务正走向末路。

  多只资管类股票看起来估值低廉,市盈率只有个位数,但投资行业龙头股贝莱德(BLK)可能更划算。贝莱德股价2018年跌去了25%,目前为387美元,看上去颇具吸引力,基于2018年约28美元预期每股收益的市盈率为14倍,股息收益率为3.2%。

  贝莱德之所以具有优势,是因为它拥有iShares,这个最大的ETF平台管理着超过1.8万亿美元的资产。贝莱德经营着一项日益增长且利润丰厚的另类资产业务,是主动型债券管理领域的领军企业。它还开发了供投资经理使用的风险管理平台Aladdin,该平台目前处在盈利中。

  如果市场没有上涨,2019年的收益可能与2018年相比变化不大。如果股市走高,贝莱德应会从中受益。KBW分析师Robert Lee看好贝莱德的长期前景,鉴于该公司“拥有无与伦比的产品广度、技术能力、分销区域以及规模,并且展示出了创造经营杠杆的能力”。

  CEO拉里•芬克(Larry Fink)领导的贝莱德管理团队算得上是业内最佳。Lee授予贝莱德股票“跑赢大盘”评级,目标价定在485美元。

  美国主要机械制造商卡特彼勒公司(CAT)股价2018年以来已累计下跌20%,至126美元,尽管该公司财报利润可能增长70%。

  股价下跌反映出该公司在全球工业经济中的重要地位。华尔街对经济增长前景感到担忧,卡特彼勒股价因此受到打击。该股目前看上去估值不高。以2019年预期每股收益12.87美元计算,该股目前的市盈率为10倍,股息收益率为2.7%。2018年初时的的预期市盈率约为16倍。

  卡特彼勒的三个主要部门建筑、资源行业和能源都公告了利润增加。在经历了多年销售放缓后,被压抑的需求反弹,特别给采矿部门带来了提振。该公司计划在2019年年初提价1%-4%以实现公司CEOJim Umpleby强调的“盈利增长”目标。

  摩根大通分析师Ann Duignan认为卡特彼勒将经历一个漫长的上升周期,她给予该股“增持”评级,目标价为188美元。中美若能达成贸易协议,几乎肯定会提振卡特彼勒股价。

  得益于股息保障、资产负债表和产量前景方面的表现,雪佛龙公司(CVX)在大型综合能源公司中脱颖而出。

  雪佛龙已经完成一项重大资本支出计划,主要包括在澳大利亚的两大液化天然气设施的完工,与此同时,该公司正在产生大量现金流。

  雪佛龙股价2018年迄今累计下跌7%,至116美元,基于9美元的预期每股收益的市盈率为13倍,股息收益率3.9%。

  在原油价格过去两个月累计下跌30%的情况下,投资者再次担心雪佛龙的股息保障,不过雪佛龙已经为此做了充足准备。即使国际基准布伦特原油从目前的每桶60美元跌至50美元,该公司依然打算支付股息。

  分析师预计,雪佛龙将小幅增加年度派息,同时继续实施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的小规模股票回购计划。摩根大通分析师Phil Gresh认为,雪佛龙拥有颇具吸引力的全球资产基础,与全球一体化能源公司相比,这些资产具备稳定的增产潜力和一流的现金利润率。Gresh给予雪佛龙的评级为“增持”,目标价144美元。

  在过去七年内,一体化石油类股有六年跑输标普500指数,而雪佛龙的股价自2011年以来几乎没有上涨。这一局面可能会在2019年发生改变,特别是在油价大幅上涨的情况下。

  在汽车股动荡的一年里,戴姆勒(DAI.德国)表现最差,下跌了33%。基于销售额和利润计算,这家梅赛德斯(Mercedes)汽车制造商的估值已跌至谷底。其欧洲上市股票目前报47欧元,基于2018财年7.67欧元的预期每股收益的市盈率仅为六倍,基于2019财年8.3欧元的预期每股收益的市盈率也处于类似低位。戴姆勒的美国上市股票(DDAIF)目前报54美元。

  戴姆勒是全球最大豪华轿车制造商,也是北美Freightliner等重型卡车的主要生产商。由于利润能下降,该公司将在2019年初支付的年度可变股息或较2018年的3.65欧元减少。但分析师预计,派息至少为每股3欧元,意味着美国投资者的税前股息收益率超过6%。

  目前戴姆勒市值在570亿美元,而特斯拉(TSLA)的市值为630亿美元,但前者年销售额是后者的10倍左右,这凸显出汽车制造商之间的巨大差异。2018年戴姆勒应该能赚100亿美元,而特斯拉利润几乎为零。戴姆勒核心汽车业务拥有150亿美元净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收益疲弱而特斯拉则背负90亿美元净债务。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Harald Hendriske2018年11个月分析到,考虑到品牌价值和丰厚股息,戴姆勒估值“非常低”。

  尽管如此,投资者仍对戴姆勒敬而远之,担心在经济周期后期买进汽车类股为时太晚。一个拖累因素是该股没有潜在的催化剂。然而,一只估值超低的个股本身就是催化剂。

  达美航空公司(DAL)股价最近大跌,导致这家管理最好的美国航空公司的预期市盈率降至只有8倍。

  达美航空近期给出的2019财年预期每股收益为6-7美元,这让投资者感到失望,因为这一预期区间的中间值低于外界平均预期。受该消息影响,达美航空股价一度下跌近5%,至53.59美元,较2018年11月下旬创下的61美元高点下挫13%。

  在美国的主要航空公司中,达美航空的资产负债表状况最佳、利润率最高,因为该公司采取措施让旅客可以为拥有更多腿部空间支付额外费用、为超出限额的行李支付相关费用,同时拥有高效的维护业务。现在,达美航空逾一半的收入来自经济舱之外。

  达美航空2019财年的资本支出目标为45亿美元,主要用于购买新飞机,以期在2023年之前更换35%的飞机。该公司还将花费30亿美元,牵头对纽约老旧的拉瓜迪亚机场进行升级改造。达美航空司计划在2019财年向股东返还25亿美元现金,包括2.6%的股息率,这是美国的航空公司中是最高的。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分析师Jose Calado对达美航空的初始评级为“跑赢大盘”,目标价为71美元。Calado表示,达美航空在强有力的执行、高效和严格的运力增长之间取得完美平衡,并且有一系列的计划来维持其相对于同行的收入和利润率优势。

  巴菲特看好美国航空业,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持有达美航空近10%的股票,对其他主要航空公司的持股比例与此相当。目前仍有人猜测伯克希尔有意愿买下一整家航空公司。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达美航空和美国西南航空(LUV)最有可能成为被收购的对象。

  在美国,业主有限合伙(MLP)制企业重整旗鼓,设立了可持续而非最大化的分红(相当于股息)机制,结束了对投资者不利的结构,这种结构损害了MLP股东的利益,并导致机构不愿购买。该结构曾损害MLP持有者的利益并令机构投资者不愿买入。

  不过,上述举措成效有限,2018年以来这类证券价格累计下跌11%。作为全美最大的能源管道运营商之一,能源传输公司(ET)的股价走势反映出目前这类证券不受青睐,其价格位于14美元左右。考虑到该公司的现金流足以覆盖目前8.4%的股息收益率,其股价看起来很有吸引力,并且能源传输公司在2018年10月清理了复杂的结构,将一般合伙和有限合伙投资单位合并为统一证券,这是华尔街一直期待的改革举措。

  该公司董事长、第一大股东Kelcy Warren认为其股价估值很低。2018年11月,他在公开市场以平均每股逾15美元的价格买入了300万股,交易价格高于当前市价。

  基于2019年预期利息﹑税项﹑折旧﹑摊销前收益(Ebitda)计算,能源传输公司的市盈率在9倍左右,低于同业的估值水平。摩根士丹利分析师Tom Abrams称,若依同业的估值计算,其每股的交易价格可能在25美元左右。

  该公司正审慎地强调削减债务,而不是增加分红和证券回购,目前年度超额现金流为30亿美元左右,超过分红所需资金。摩根士丹利预计,到2019年年中,该公司可能会提高分红规模。

  华尔街对托尔兄弟(TOL)和其他住宅建筑商的估值之低就仿佛楼市正在跌下悬崖。

  托尔兄弟股价目前约为32美元,2018年以来累计下跌32%,交易价格接近账面价值,凸显出投资者对该公司的悲观看法。

  如果该公司利润大幅下滑,这样的估值是可以理解的,但这家豪宅建筑商目前利润丰厚。截至2018年10月底的财年,其每股收益估计与上财年的4.85美元基本持平。

  最近抵押贷款利率下降对该股形成了提振。此外,该公司在最近财年回购8%的股份后预计将继续回购。股息收益率为1.4%。

  富国证券(Wells Fargo Securities)分析师Stephen East写道,“该公司未处于危机状态”,East等少数分析师看涨托尔兄弟。他对该股的评级为“跑赢大盘”,目标价为45美元。

图片
脚注信息
华信2娱乐欧式家具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9-2025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